注册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深度报道>列表

山西大同部分煤检站收钱放行煤车 1小时收50万

 《焦点访谈》2014年4月4日完成台本

  “黑色”交易

  侯丰 主持人: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

  大家知道,一些煤矿私挖滥采或者超额开采,不讲安全,破坏资源还污染环境,一直是国家重点整治的对象。但是,私挖滥采却屡禁不止,原因之一就是非法采挖的煤可以卖出去获得暴利。针对这种情况,很多地方设了煤焦管理站,也就是煤检站,截流那些没有正规手续的煤车。按理说,只要卡住了这一关,就等于断了违规开采者的财路。但是,在山西大同的一些煤检站,没有手续的煤车却畅通无阻。

  解说:

  老刘是一名货车司机,每天都要奔波在山西省的S301省道。S301省道又叫张同公路,是连接山西与河北的一条交通要道。今晚,老刘还要像往常一样通过这条路上的聚西煤检站和马圈庠煤检站,把山西的煤炭运送到河北。而在过第一个煤检站--山西省大同市大同县聚西煤检站之前,老刘还像原来一样,给一个神秘人物先打了一个电话。

  老刘:

  大哥,车过聚西煤检站多少钱了。

  神秘人:

  250。

  老刘:

  那我报两个号。

  神秘人:

  发过来吧,把车牌号发过来吧。

  老刘:

  把车号给你拿短信给你发过去?我现在离聚西煤检站不远了,我发过去就能走了?

  神秘人:

  对。

  解说:

  接着,老刘又把自己两辆运煤车的车牌号发给了这个神秘人物。

  老刘:

  发过去了。

  解说:

  过个煤检站怎么还搞得神神秘秘的?司机老刘说,这几年他每天都要经过聚西煤检站和马圈庠煤检站,每次都要向这个神秘人物发送含有车牌号的短信,这样就能在没有携带煤炭销售票的情况下,依然可以顺利地通过煤检站的检查。

  老刘说的煤炭销售票,是运煤车通过煤检站的必备手续。按照2007年山西省政府发布的《山西省煤炭销售票使用管理办法》中的规定,煤炭生产企业每月按照生产计划向煤炭主管部门申领煤炭销售票,没有煤炭销售票的煤炭不准生产、买卖、运输。一经发现,主管部门将没收无票煤炭和违法所得,并处罚违法所得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制定这个法规的目的,为的就是在运输环节上限制私挖滥采的煤矿进入市场,煤检站也是为此而设立的。

  记者:

  那现在就是一报车号,不用看票就直接走了?

  老刘:

  他那已经记好车号了,一看这个车号就可以走了。

  解说:

  在记者跟随老刘沿途拍下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在给神秘人物发了车牌号后,老刘的这辆运煤车在经过山西省大同市大同县的聚西煤检站时,检查人员并没有要求司机出示煤炭销售票,而是用手电照了照运煤车的车牌就顺利地放行了。这背后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又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老刘的车停在了一家快捷酒店的门口。老刘下了车,进了一个酒店的房间,把两千块钱给了房间里的人。

  老刘:

  两千块一共,你数数对吗?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收费人员:

  两个站一千。

  记者:

  那我给你们(钱)能走吗?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收费人员:

  能走。

  记者:

  那我把钱给你们,确定我能走,不会被截。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收费人员:

  司机是跟我认识的,知道吧。你要是走不了,他明天回来跟我拿钱,他明天过来跟我要钱我还得给他钱。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收费人员:

  你们的车号,现在车号现在煤检站现在就有你们的车号了。

  记者:

  他们为啥有我们的车号啊?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收费人员:

  我给发过去了。

  解说:

  接着,老刘的两辆运煤车又来到了第二个煤检站--山西省大同市天镇县马圈庠煤检站。煤检站的工作人员也是用手电筒照了照车牌号,然后运煤车就又一次顺利地通过了煤检站。

  老刘:

  人家给煤检站往上一报就走了,一看车号对了就走了。

  解说:

  马圈庠煤检站座落在山西与河北的交界处,过了这儿,老刘的运煤车在山西境内就不需要再进行任何的检查了。和老刘跑一趟线的运煤司机,也都是用这样的方法,在没有煤炭销售票的情况下顺利地通过了这两个煤检站的检查。

  记者:

  都过哪几个煤检站?

  司机:

  聚西、天镇(马圈庠煤检站)两个煤检站

  记者:

  过煤检站,您是有煤炭销售票还是没有煤炭销售票?

  司机:

  没有,每个车走没有,哪都没有煤检站。

  记者:

  没有煤检票?那没有煤检票那怎么过呀?

  司机:

  都给钱呀。

  记者:

  那条路大概要过哪些煤检站?

  司机:

  煤检站就是我们这边一个聚西煤检站还有马圈庠煤检站。

记者:

  过了煤检站你是有煤炭销售票还是没有煤炭销售票?

  司机:

  没有。

  记者:

  没有煤检站他让走吗?

  司机:

  交一千块钱。

  记者:

  把钱给他就能过了?

  司机:

  对。

  解说:

  看来,这些司机过煤检站的方式都一样。没有煤炭销售票的运煤车到聚西煤检站之前,先跟煤检站的收费人员核实一下罚款行情,然后再把车牌号发送给煤检站的收费人员,然后就可以顺利地通过大同县聚西煤检站,接着货车又开到天镇县的一家快捷酒店,当面交钱。最后,运煤车就可以顺利地通过马圈庠煤检站了。

  交一千块钱,运煤车不出示煤炭销售票,也能顺利通过聚西煤检站和马圈庠煤检站。可问题是,按照《山西省煤炭销售票使用管理办法》中的规定,没有的煤炭销售票的煤炭是不允许运输的,一旦发现,主管部门将没收无票煤炭和违法所得,并处罚违法所得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那么,到底是什么神秘人物能有这么大的本事?收点钱就能把严厉的处罚化解了呢?据司机们说,这些人,其实就是煤检站的人。

  记者:

  你们是煤焦管理站的?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收费人员:

  对。

  解说:

  记者又来到了马圈庠煤检站核实那位神秘人的身份。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工作人员:

  你把钱交给他了,他把钱交给我们了。你不交钱我能让他过吗?不可能吧。

  解说:

  这些煤检站,本应该是执行有关规定,检查处罚无证运煤车的,现在却成了收钱就放行。对此,煤检站的管理人员是这样解释的。

  记者:

  咱们不是说这票没有的话,这煤不就不让走吗?这煤你们扣下得了呗。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

  不行,没票可以参与运输,但是必须是向国家缴纳这一部分钱。不是说没票的不能走,没票的可以走,但是必须接受这个处罚以后。

  记者:

  就能走了?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

  就能走了。

  解说:

  政府明明有规定,但是马圈庠煤检站的这位管理人员却说,只要接受处罚,没有煤炭销售票的煤炭也可以放行。这完全违背了有关规定,而即便是按照他的说法,这些罚款真的上交给国家了吗?

  记者:

  每个司机反正都有票,对吧?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

  对,必须是罚没代票。他要是拿着那个票,就说明你们的车接受了正常的处罚了。

  解说:

  只要是正规的罚款,就必须给被罚款人正规的罚款收据。可是,当记者采访经马圈庠煤检站货车司机们时,却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记者:

  师傅,就问一下你原来有没有收到过他这儿交罚款给你的收据?

  司机:

  没有。

  记者:

  没有是吧?没收到过?那一千块钱咱交的啥钱啊?

  解说:

  记者跟随司机通过煤检站时,也的确向司机们所说的那样,煤检站并没有给他们罚款的收据。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收费人员:

  他们能不能开票,他们老板也报。

  记者:

  对呀,没票啊?

  解说:

  那么这些没有收据的罚款去哪了呢?

  记者:

  你们罚完了,罚没款是上交还是在咱们这?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

  上交,这个是市财政的罚没款。

  记者:

  交给大同市还是天镇县?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

  大同市,政府财政,上交。

  记者:

  能让我看看这个账吗?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

  连这个账带钱统一上交了的。

  记者:

  那你们也得有留底啊。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

  我们这个底子是现场的底子,你可以到我们的工作点(看)。

  解说:

  于是,记者来到工作点,工作人员找了半天,只找到了一联罚款的底单。可是此时,正是运煤车辆经过煤检站的高峰时段,通过记者的观察,一个小时中,有将近500辆的运煤车经过这个马圈庠煤检站,而煤检站没有检查一辆运煤车的煤炭销售票等通行手续,也没有一辆车出示过煤销售票等通行手续。如此算来,就这一个小时里的罚款约有将近50万。而在煤检站的指挥亭里,记者发现,有底单的处罚收据只有一张,剩下的罚款底单在哪呢?

  记者提出想看一看。

  记者:

  给我看看啊。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工作人员:

  为啥叫你看?你有啥权力看?

  解说:

  在煤检站的指挥亭里,除了一张罚款底单,其余的罚款底单无论如何他们也都拿不出来。那么这些巨额罚款是否上缴国家,自然也就无从得知了。

  就在记者采访的时候,有人告诉记者,这家煤检站除了收现金、不开票、放行运煤车之外,还私下买卖煤炭销售票,那么事实是否如此呢?

  记者:

  那你们煤检站有没有煤炭销售票啊?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

  没有煤检票。

  记者:

  确定?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

  确定。

  解说:

  不仅如此,这位管理人员还表示,买卖煤炭销售票是绝对不允许的行为。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

  不能买卖那东西就,要买卖就要负刑事责任。

  解说:

  办公室主任口口声声地说运煤票不能卖,然而记者从他的办公室出来就直接到了这个煤检站的指挥亭,前后用了不到五分钟,结果记者在这个煤检站的指挥亭里,就发现了一沓未经使用的煤炭销售票。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工作人员:

  一沓票是2400,我卖你,一沓票就2400。

  记者:

  一个票2400?一本25份,我给你2400你就把煤炭销售票卖给我?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工作人员:

  一沓发票就是2400。

  记者:

  你就能卖给我?那你这为啥能给我开呀?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工作人员:

  你交了钱我就给你开呀。

  记者:

  不是不能随便买卖吗?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工作人员:

  那肯定不能卖。

  记者:

  为啥你能卖我?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工作人员:

  那你给我2400我就卖你。

  解说:

  就在同一个煤检站,办公室里的领导口口声声地说煤炭销售票不能买卖,而指挥亭里的工作人员理直气壮地,把一张张煤炭销售票明码标价往外兜售。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

  不容许买卖,那可不能,你这个想法可就是违法的想法了。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工作人员:

  一沓票是2400,我卖你,有一沓票就是2400。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

  不能卖,不能说是有没有,完全就是不准卖,那肯定的。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工作人员:

  你交上钱我就给你开呀。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办公室主任:

  不能买卖那东西就,要是买卖,你就要负刑事责任。

  马圈庠煤焦管理站工作人员:

  你要给我2400我就卖你。

  主持人:

  煤炭,又被叫做“黑金”,靠着黑金,一些煤检站收黑钱,放黑车,监守自盗,变成了真正的黑吃黑。据司机反映,这样的煤检站在山西不止是大同有,也不止是一家两家,如此黑吃黑,货主卖了煤,司机过了关,煤检站收了钱,好像都有了利,但是私挖滥采会因此继续疯狂,受损失是的国家和民众的利益。那么,这些煤检站利用检查特权到底黑吃了多少?还有谁和他们一起吃黑?巨额黑金又去了哪里?要揭开煤检站的黑幕,堵住煤检站的黑洞,看来也应该刮一场扫黑风暴。

  感谢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