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媒体联动>列表

吴德雄:身残志坚勇逐梦,易迁成就新生活

盛夏6月,来自昭通市5县1区的3万余名易迁群众在靖安新区开启了由农民到市民的“直过式”易迁生活。每当傍晚时分,新区广场和农贸市场万人空巷,数千群众的唱歌跳舞之声和200多个地摊传出的吆喝声此起彼伏、遥相呼应。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戴着墨镜、身穿苗族盛装,交替吹奏着笛子、葫芦丝、芦笙等乐器,身后大批群众踩着乐声翩翩起舞的大叔显得格外显眼。他就是大关县木杆镇向阳村搬迁到靖安新区的盲人苗家同胞——吴德雄。

遭逢不幸励成长。今年36岁的吴德雄在2岁时,因发高烧家里无钱医治导致眼球坏死,无奈之下父亲只得找到已经嫁到山外的姐姐借了200元钱,背着吴德雄走了几天山路到医院做了眼球摘除手术。从此,吴德雄过上了永无光亮的黑暗生活。

随着一天天的长大,渐渐懂事的吴德雄没有自暴自弃,蕴藏着苗家文艺天赋的他,跟着长辈们学会了竹笛、葫芦丝、芦笙等民族乐器的吹奏。成年以后,吴德雄在昭通市大关县残联的帮助下,到昆明华夏中专参加了盲人按摩培训,毕业后相继辗转昭通、昆明、成都、北京等地,一边靠从事盲人按摩为生,一边参加各级各类社会团体举办的残疾人文艺表演比赛,多次斩获多项盲人比赛大奖。

“16岁那年,我刚毕业就被昆明一家按摩店的老板相中,领到第一份150元工资后,第一时间求老板带我去街上,花100元买了一把葫芦丝、40元买了一台收音机,10元买了一盘磁带,工作之余,就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模仿着吹奏。”谈及对音乐的狂热,吴德雄记忆犹新地向笔者描述第一次购买乐器的经历。

贫贱夫妻百事哀。21岁时,吴德雄在大关盲人按摩店工作时结识了现在的妻子张顺珍,随后相继诞下一儿一女。随着孩子的出生,吴德雄通过按摩所获得的收入难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无奈之下,只能让妻子带着孩子回到老家靠种玉米和马铃薯为生,但因老家人多地少、土地贫瘠,每年的收成加上吴德雄微博的收入仍难维持一家人的生计,经常需要民政救助才能度过难关。在最艰难的时候,吴德雄外出参加比赛的盘缠都是妻子通过民间借贷来筹集的,吴德雄赢回奖金后再赶紧还上。

据吴德雄回忆,那时候,他担心的不仅仅是生活上的问题,更焦心的是自己残疾,家境又不好,儿子今后怕是要打一辈子“光棍”。

浮云过后艳阳天。32岁时,吴德雄一家赶上了党的脱贫攻坚好政策,全家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并被纳入兜底保障对象,随后又被纳入跨县易地扶贫搬迁对象。

2020年春节前夕,吴德雄一家在大关县和靖安新区干部的帮助下搬进了靖安新区合顺社区,住进了100平方米的楼房里,在当地民政部门的支持下置办了日常生活所需的家具。

“搬进新家那天,我让孩子牵着我,从客厅到厨房,从卫生间到卧室,摸遍了每一面墙壁,每一样家具,真真实实地感受了一遍梦寐以求的新家!”谈及搬家,吴德雄兴奋的向笔者说道。

搬进新家后,大关县驻靖安新区挂包领导在位于新区思源社区旁的街道上,帮吴德雄租了一个门面,并积极帮助他开起了具有5张床位的按摩店,吴德雄的妻子也在靖安新区扶贫车间找到了一份组装电子元件的工作,女儿已经在靖安新区一小读5年级,儿子等政府通知可以开学后,就在家门口的幼儿园上学。目前,吴德雄的按摩店平均每天有100多元的收入,妻子每天有80元的收入,加上政府的各种补贴,曾经颠沛流离的一家人终于安心的生活下来,并甩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谈及未来,吴德雄说:“搬到这里一切都好起来了,子女也不会再像自己儿时那样为填饱肚子而奔波,自己也不再担心儿子‘打光棍’的事了!”。如今,吴德雄一边打理着按摩店,一边在新区内招收音乐爱好者,免费教授他们技艺。每当新区举办文艺活动时,他就背上乐器,让妻儿牵着他参与其中,与其他搬迁同胞共庆幸福新生活!(昭通市靖安新区 李安林)

 

                                 责任编辑:王富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