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能源中国>列表

清洁能源:能源困局的钥匙?

经过12个小时的漫长磋商,柏林当地时间5月29日深夜,德国执政联盟就关闭国内核电站的最后期限达成一致。德国环境部长诺贝特·勒特根会后表示:2022年前,国内所有核电站关闭,德国也成为首个彻底放弃核电这一能源方式的经济大国。

一直以来,包括核能和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清洁能源,被认为是解决全球能源短缺的钥匙;但是,自日本核事故之后,反对核能的声音在世界各地此起彼伏,此次,德国宣布放弃核能,更是引起整个世界的关注。

与此同时,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长期发展缓慢,清洁能源能否破解全球能源困局再一次被打了问号。

绿色能源革命

始于18世纪50年代持续200余年的工业化浪潮实现了人类社会从农业时代向工业时代的历史性飞跃,全球经济规模空前扩大。

但是,人类在获取了巨大的物质文明成果的同时,由于对自然资源的过度消耗,造成了全球性的资源短缺和环境恶化,尤其是20世纪中叶之后,以石油为代表的全球性能源危机接连爆发。

1973年石油输出国对西方的石油禁运直接造成了后者的经济危机,1979~1980年第二次石油危机使西方国家经济再受重创。因为石油甚至导致战争,两次海湾战争与中东地区丰富的石油资源密切相关。

如何应对能源危机,实现人类的可持续发展,成为世界共同的主题。

以核能、风能、太阳能为主的清洁能源被认为是替代传统能源,解决能源危机的必然选择。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场绿色能源的浪潮。

在竞选总统的过程中,奥巴马就承诺,要实施有助于减缓气候变化、创造就业、减少美国对石化能源依赖性的能源政策。

上任之后的奥巴马宣称,将致力于在2050年之前将美国温室气体排放量比1990年减少80%,并将实施一项价值1500亿美元、为期10年的清洁能源计划,并创造500万个绿色工作机会,发展包含风能和太阳能、生化能源、核能以及清洁煤炭等在内的新能源技术。

为奥巴马提供绿色施政策略的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AP)在《绿色复苏——一个创造良好就业和建设低碳经济的计划》中提出了六点节能和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战略:持续提高美国的能源使用效率;兴建大规模客运和货运铁路;建设智能电网输送系统;发展风能;发展太阳能;发展下一代生物能源。

与美国一样,欧洲国家也纷纷实施以清洁能源为主的新能源计划,2010年9月,德国政府公布了新绿色能源计划草案,宣布修建巨大的风力发电场、发展电动汽车、修建欧洲超级电网、延长核反应堆寿命等决定,并声称要掀起一场绿色能源革命。

与此同时,西班牙政府也宣布启动中短期新能源计划,预计2020年减少能源开支115亿欧元,二氧化碳减排3643万吨。其中,2011~2012年能源开支将减少3.23亿欧元,并计划颁布100项具体节能方案。

欧洲“2020战略”中将在未来十年着重发展“低碳经济”,其中不仅提出在2014年之前建成欧洲单一的能源市场,而且将2020年可再生能源比例调整为20%。

中国核工业集团党组书记、总经理孙勤也曾对媒体表示,未来中国也要大力发展清洁能源。他透露,中国提出到2020年清洁能源(占能源的比例)达到15%,“十二五”末达到11.4%,而目前这一比例是7%左右。

我国“十二五”规划中特别提出“加强现代能源产业,推动能源生产和利用方式变革,构建安全、稳定、经济、清洁的现代能源产业体系。”

一时间,清洁能源成为热议的话题,诸多媒体甚至欢呼,这场以清洁能源为主的新能源革命,是继18世纪中叶工业革命以及20世纪中叶信息革命之后,人类发展理念和发展模式的又一次革命。

清洁能源似乎拥有无限美好的前景。

核能危机

日本核事故危机之后,核能的安全问题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不少国家叫停了核能在建项目,重新审查核能发展规划,在美国、德国等核能大国,政府都面临着环保组织和民众巨大的压力。

最终,在日本核事故危机之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默克尔政府宣布将彻底放弃核能。

在此之前,美国能源部宣布正式终止历经24年、耗资超过百亿美元的尤卡山核废料处置库计划。在拉斯维加斯附近的尤卡山上永久性掩埋核废料,曾经被认为是美国处理核废料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

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专访时,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的资深专家、帕迪兰德研究生院教授汤姆·莱特说,尤卡山计划的失败经验,表明一个更令人担忧的问题,就是公众对于核能源建设及核废料处理的不接受和不信任,会对永久性核废料储存库的建设进展产生更多阻力和挑战。

德国发展政策研究所所长、德国政府全球环境变化学术顾问委员会副主席迪尔克·梅斯纳也对本刊记者表达了对于核能安全的观点,他认为,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损毁将对世界核能经济的未来产生影响。

对于德国和瑞士决定退出核能生产的做法。这位德国政府的重要顾问表示赞同,他认为,目前,有关核能的3个问题尚未解决:严重的反应堆事故带来的危险;世界范围内尚未解决核废料的最终贮存问题;民用核能与武器级核材料扩散之间的联系。

此外,迪尔克·梅斯纳说,从市场经济角度看,核能生产无利可图,“因为全世界没有任何一家保险公司乐意为核能提供保险。风险必须由国家,最终是公民来承担。”

因此,他认为,核能无法解决不断增长的世界人口和世界经济的能源需求问题,“它充其量只是一种必将通往可再生能源形式的过渡性技术。”